来自 双色球0 2022-05-08 11:44 的文章

提高彩票公信力何妨保护隐私?

  近日太原一位彩民以256元攬下至少100注雙色球頭獎,獎金高達5.2億元。對這樣一個天文數字,很多網民不是羨慕嫉妒恨,而是質疑彩票的公正性,甚至有人說是“在編童話,以引誘更多的人去買彩票”。有一兩個人提出質疑,那可能是出于妒忌心理;但相關新聞下的跟帖質疑如潮,那麽,對以公開透明爲立身之本的彩票業來說,就是一個值得反思的公信問題了。(10月7日《新京報》)

  每有巨獎開出,必引發無數爭議與質疑,有人甚至故作深刻地指出,此舉是在“虛構一個不勞而獲的人,去忽悠一群想不勞而獲的人,最終養活一批真正不勞而獲的人”。眼饞的彩民難免有酸葡萄心理,只是除此之外,在彩票發行、搖號、兌獎等階段,是否果真有值得推敲之處呢?

  單式倍投,犧牲了一部分獲獎概率,得到的是一旦中獎後的巨額回報。當然,並不能因爲概率極小的事件真的發生了,就認爲一定是舞弊之舉,只是作爲彩票發行方的福彩中心,理當排除公衆的合理質疑,使彩民相信其中沒有貓膩——那家夥只是太幸運了。相反,如果福彩中心無法或不願公開詳盡信息,甚至對備受诟病的諸多環節拒絕完善提高,必會影響自身公信力,進而讓大獎頻出這樣的好事成了壞事。

  首先是中獎人信息——拿了公衆的錢,沒理由一切信息都無可奉告。在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大奖得主的个人资料,包括照片、姓名、获奖感悟等信息多数都是公开的,便于公众监督和查询。然而在我们这里,不公开却成为常态,理由是出于保护当事人隐私考虑。安全确实是个问题,尤其是对于一夜暴富的人来说,担心并非多余,但信息公开不等于公布隐私,对于投注地点、时间等信息完全可以公开,倘若中大奖者总是在临近封机阶段投注,其中就很可能有猫腻了。此外,公众对于封机至开奖之间时间过长、摇奖过程为何不能现场直播、摇奖机是否不定期经过第三方检测等问题皆有不满,既然公众关心的是有无作弊的可能,那么尽最大限度地公开信息就极有必要,理应及时、有效和准确地告知公众,澄清疑虑。

  面对巨奖诱惑,倘若魔高一尺,必须道高一丈。历史上这样的教训有很多,2001年12月到2002年11月,深圳“彩世塔”公司利用承销彩票之机,先后在17个城市作弊20起;2004年,西安闹出“宝马彩票风波”;2009年,深圳有人用“木马软件”制造出3305万元福彩大奖……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很容易,但这种自信只能来自于程序设置上的安全性,以细节的苛刻取信于民。

  显然,相比政府部门自身的公信力,独立监管、市场竞争和信息透明更值得信任。作为彩票垄断发行机构,青岛市福彩中心曾利用彩票公益金购买豪华游艇,中国福彩中心黄山培训基地更是被曝沦为奢华庄园……彩民每年贡献的数百亿元公益金究竟都用到哪儿去了?如果总是利益自肥,何谈公信力?如果公益金支出仅有“福利事业”“社区建设”和“救助孤老残困”这样几个抽象的名目,而无具体明细,则其中出现腐败几乎是必然的。

  中奖者可以有隐私,彩票事业却不能有太多神秘的灰色地带,在这个追逐“小概率、大回报”的行业里,立身之本也是将一切可能出现的意外与作弊因素降低到最小,如此才能收获造福社会的大回报。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

  习近平为烈士献花李克强夫人带硕士乌克兰列宁像被拆iPhone 6进网许可张艺谋妻公开子女照中国首个烈士纪念日日本火山爆发中钢陷债务泥潭金正恩脚踝骨折书记员暴打信访老人山西官场震后重建香港暂缓政改咨询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李克强赞上海自贸区梁振英发表谈话